| 互联天地首页

湖北工业用电减9%工业增11.9% 拉直电力消费的?

来源: 网络 作者: 发表时间: 2009-07-03 12:56


2009-07-03 08:40:11千龙网

  用电量下降,GDP增长;工业用电减少,工业增加值增长……几个月来,背离的数据,导致不少人对数据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。虽然,相关部门从理论上可以进行解释,却难以做到完全让人释怀。
  为此,本报记者选取了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县实地调查,走访多家企业,了解不同产业在危机下的不同遭遇,试图拨开数据背后的迷雾,为大家展示一幅更有血有肉的经济“脉搏”图,希望能拉直我们心中的“ ?”。
  寻找数据背离的真相
  这似乎是一个很难用过往经验解释的“悖论”:今年1—5月,湖北省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下降4%,但同期GDP增长约10%;工业用电减少约9%,而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.9%。两组“跷跷板”式的数据难免让人产生疑问,用电少了,经济如何保持增长势头?
  电力消费一直被视为经济发展的“温度计”,两者一般是正相关的。专家称,电力消费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率的比例构成电力消费弹性系数,其变动是一定时期内经济增长、结构变化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  去年下半年以来,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逐步加深。作为全省经济支柱的钢铁、汽车、化工等行业受到一定冲击。在特殊背景下,电力消费的“温度计”为何失灵呢?
  带着疑问,记者从武汉乘火车向西两小时进入荆门市京山县。京山人口60多万,2008年在全省县域经济综合排名中位居第十三。
  京山的电力消费同样出现了背离现象。据县供电公司业务报表,今年1—5月,京山全社会用电下降约2%;工业用电同比增长约3%。但京山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5个月,GDP增幅预计为两位数,同期工业增加值约43%。县经济局副局长谢作言介绍:类似现象仅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波时出现过。
 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背离现象?京山县委书记郑香元建议:到车间、地头走走,或许能找到答案。
  背景:根据湖北统计年鉴,1995年以来的工业用电有三个“异常”年份:1997、1998和2006年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为负。这说明,工业用电减少而同期工业增加值上升的情况,并非今年独有。
  高能耗产业遇冷
  但低能耗产业快速增长
  京山是湖北产粮大县,稻米加工企业共200家,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国宝桥米公司是最大的一户。刚走近公司厂房,就听到机器轰鸣。公司总经理桂中华介绍: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,国宝公司南方市场萎缩一半多,啤酒等工业用粮销售下降两成。为渡过难关,公司加强品牌推广,产品进超市规模扩大30%。同时拉长产业链条,今年初新上米汁生产线,一斤大米附加值提高8倍。
  以国宝公司为龙头,京山食品加工业风光依然,前5个月实现增加值9亿多元,占全县工业增加值的53%,而去年同期仅为43%。
  在高岭村,“农家乐”老板田东升近来明显感觉到游客渐增,已经增加了4张餐桌,但一般下午4点左右就会订满。他说,村里共有30多个“农家乐”餐馆,生意都很好。
  京山森林覆盖率44%,被称为“鄂中绿宝石、武汉后花园”。今年4月2日,京山联合一批旅行社举行“武汉人游京山”对接活动。县旅游局统计,前5个月共有82万人次领略了生态京山的魅力,同比增加三成。现在,每逢周末京山县宾馆酒店住宿就紧张,旅游旺季比往年提前一个多月。旅游卖的是青山绿水,能耗小,但贡献大。县旅游局局长陈剑敏说:近两年旅游业对全县GDP贡献年均增加1个百分点。
  县经济局副局长谢作言说,今年食品加工、旅游等能耗较低的行业对GDP贡献增多,这可能是导致电力消费背离的因素之一。
  而就工业来看,其内部结构调整也导致耗电的变化。
  京山工业结构中,按能耗高低大致是建材、冶金、化工、机械、食品和服装等。由于受危机影响程度不一,发展速度和水平出现变化,工业结构被市场之手重新调整。
  前5个月,京山一些耗电大户开工不足。楚天钡盐主要出口欧盟,过去很少停工。往年春节,县领导会定点来慰问加班工人。今年春节县领导没有如期出现,公司放假一个月。县供电公司副总经理梁汉生说:正常情况下,楚天钡盐等几个“能耗大户”可以吃掉全县工业用电的七成,但今年以来这几家减少用电共1982万余千瓦时,这是该县工业用电增幅下行的重要原因。
  京山中辰电子公司是一家IT企业,开工才几个月,厂房规模不大。京山县一位县领导算了一笔账,中辰年产值预计4亿元,和县内一家冶金企业年产值相当。但中辰用电负荷很小,单位产值的耗电量仅有后者的二百分之一。
  京山县政府一位负责人介绍,去年下半年以来,全县没上一个高耗能项目,而是鼓励发展食品加工、旅游、电子等能耗低的行业。
  背景:一季度,湖北三次产业增加值分别占GDP的10.6%、45.1%和44.3%。从用电结构看,三次产业用电分别占5%、70%和11%。三产用电只有二产的1/7,但两者创造了几乎相同的GDP。一季度二产用电量下降约9%,三产用电量增长约26%,这与两者增加值的增减趋势吻合。湖北省发改委有关人士称:这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明,为什么用电量下降,而GDP保持增长。
  湖北本身工业结构“偏重”,去年以来,钢铁、有色等重工业成为“重灾区”,而农副产品加工、纺织、通讯电子等轻工业成为拉动工业增加值的生力军,这也是工业用电量下跌但工业增加值实现两位数增幅的原因之一。
  节能降耗见效
  带动用电量下降
  6月22日,走进京兰水泥公司低温余热发电站,汗水立刻像小虫子一样顺着安全帽檐往下滑。水泥行业是“电老虎”,京兰水泥年耗电约占全县工业用电两成。经过市场摔打,公司认识到:不节能降耗将来只有死路一条。近些年公司改用新型干法生产工艺,陆续上了两座余热发电站,目前可以自供用电30%。
  为降低电力损耗,去年公司投入几千万元对变压器进行节能改造。今年又对生产流程升级改造,预计全年可节电4100万千瓦时。公司副总刘永智每天上午都会收到一条关于日产量、电耗的短信,可谓“锱铢必较”。今年前5个月公司销售逆势上升,销售水泥108万吨,同比增加28万吨。5月份,电煤能耗同比减少3%。
  华而靓浦项硅公司、华贝公司、京山轻机等用电大户均花费巨资进行节能改造。机械、水泥和化工等行业用电占到全县工业用电八成,这些大户每家少“吃”一点点都会带动全县工业用电量下行。
  京山去年被确定为循环经济试点,并确立生态京山建设理念。去年关闭3条高能耗水泥生产线,淘汰320万吨落后产能;关闭70家不符合产业政策的小企业,通过一系列节能降耗减排项目实施,2008年万元GDP能耗下降折合标煤5.9吨,超过责任目标。
  背景:去年湖北关闭小炼钢等“九小”企业511家,今年将继续关闭139家。多项节能措施促使单位GDP电耗成下降态势,2005年至2008年,万元GDP电耗年均下降92千瓦时。按此折算,今年一季度减少用电5亿多千瓦时。
  用电记在去年的账上
  产值上了今年的报表
  今年一季度,京山一些企业一直在消化库存,导致生产指标和销售指标不匹配。用电记在去年的账上,产值上了今年的报表。
  县里一位分管领导介绍,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一季度,京山冶金、化工企业产品大量积压,最严重的时候,库存为平时的3倍,企业只能停产或限产“吐库”。今年一季度全县消化库存价值30亿元,4月份以来产销开始趋于平衡。
  今年5月,京山社会用电扭转单月持续下滑局面,掉头增长。县经济局负责人介绍,目前化工以及外向型行业依然低迷,其他行业从4月起出现回暖迹象。目前,多数企业产销率接近平衡。
  危机给京山企业上了一课。“经济危机是试金石,必然带来洗牌。一些企业受到重创,其实是长期积累的老问题的集中暴发。那些集约化程度较高的,生产设备和工艺先进的,节能降耗等搞得好的企业,市场竞争力就强,所受影响相对较小,走出危机也比较快。”
  6月24日,记者到京山的次日,浦发银行武汉分行为京山两家企业放贷共4000万元,这是该行在湖北县域的首笔业务,今后3年还将提供贷款5亿元。一位高管称:考察京山的经济发展,仿佛可以听到庄稼拔节的声音。银行的“嗅觉”是最灵敏的。
  1—5月湖北全社会用电和工业用电降幅逐渐收窄,趋于稳定,表明全省工业生产没有进一步恶化。
  湖北省社科院一位专家说,目前危机影响犹在,形势不容乐观。说到底,必须改变传统的粗放发展方式,加快产业结构转型升级,提高抗御风险的能力。
  背景:湖北省发改委有关人士介绍,湖北钢铁、有色等资源型企业在去年高价位时积压大量产品,今年一季度价格回升时销售,统计上形成今年的GDP。实际上这些产品耗用的是去年的能源,造成本期GDP增加而能耗降低的表象。
  省、县经济部门一些人士认为,电力消费的异常是特殊背景下的暂时现象,随着库存的进一步消化,重工业的回暖,电力消费有望逐步回归常态。